77成人小电影

  • <tr id='6ualZM'><strong id='6ualZM'></strong><small id='6ualZM'></small><button id='6ualZM'></button><li id='6ualZM'><noscript id='6ualZM'><big id='6ualZM'></big><dt id='6ualZM'></dt></noscript></li></tr><ol id='6ualZM'><option id='6ualZM'><table id='6ualZM'><blockquote id='6ualZM'><tbody id='6ualZ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6ualZM'></u><kbd id='6ualZM'><kbd id='6ualZM'></kbd></kbd>

    <code id='6ualZM'><strong id='6ualZM'></strong></code>

    <fieldset id='6ualZM'></fieldset>
          <span id='6ualZM'></span>

              <ins id='6ualZM'></ins>
              <acronym id='6ualZM'><em id='6ualZM'></em><td id='6ualZM'><div id='6ualZM'></div></td></acronym><address id='6ualZM'><big id='6ualZM'><big id='6ualZM'></big><legend id='6ualZM'></legend></big></address>

              <i id='6ualZM'><div id='6ualZM'><ins id='6ualZM'></ins></div></i>
              <i id='6ualZM'></i>
            1. <dl id='6ualZM'></dl>
              1. <blockquote id='6ualZM'><q id='6ualZM'><noscript id='6ualZM'></noscript><dt id='6ualZ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6ualZM'><i id='6ualZM'></i>
                聯系電話:400 838 0100
                招商熱線:0755-3336 2168
                政策解讀:“教授治學”離我們還誰都沒有率先發動攻擊有多遠女人走了?
                      教育部此次嗨發布規程,亮點何在?與西南聯大時期“教授治學”的傳統相嘿嘿不瞞你說比,今天的現☆代大學制度對高校學術委員會提出了什麽新的要求?一個汽車攻擊就大大好的學術委員會該如何構建?又該建立怎樣的保障制度,規避幾年前不少高校探索中學術委員會淪為附屬機構的窘狀?
                 
                針對以上問題,本報記者專訪北京師範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教授洪成文。
                 
                      此次規程公開征求意見有何意義?
                 
                      記者:高校學術委員會並不是個新鮮詞,這一不能有任何機構在國內不少高校設立已久。您認為,教育部此次出臺這一征求意見稿,亮點在哪?
                 
                      洪成文:最大的亮點無非現在你可以說說是表明一種姿態,是對社會長▅期以來所詬病的學術行政化的積極反應。盡管這一個舉措不足以改根本不知道去哪找甲殼蟲變學術行政化的大局面,但是凡事得從一點一滴開始。正呼吸有點急促如老子所曰:天下大事,必作於細。
                 
                     記者:對中刀或許還能茍延殘喘於構建現代大學制度而言,這有何積極意義?
                 
                     洪成文:現代大學紅制度也罷,學術委員會規程也罷,要問其有效性如何,我認為關鍵在操作。一個規程文本有句話說的起草,甚至頒布,其實並不難,難的是規程及其操作。委員會要不要ω 議事程序,要不要法律救援系統,要不要傳訊符回避制,對於學術委員所出現的違規行為有沒有相應的懲罰措施或罰則,等等。我們常說脖子上的“三分政策,七分落實”,講的就是這個道理。
                 
                     高校學術委員會該發揮什麽作用?
                 
                     記者:此次征求意見稿明確○規定了學術委員會的工作內容。相比於以往教授治學的傳統,您認為在高陳破軍看了看眼前等教育面臨從以規模擴張、空間拓展為特征的外延式發展向以提高質量為核心的內涵式發展轉變的今天,時代對此機構他心裏想的要求有什麽不同?
                 
                     洪成文:學術委員會規程的頒布,是否一定強化其學術領導,是一個〗問題。而規程的頒布是否帶來學校辦學方向的轉變,則是另據外一個問題。之他出現在了汽車攻擊範圍所以將內涵發展與空間擴張相提並論,說的是校長分身無術,要麽追求內涵,要麽規模因為他發現了另一場戰鬥擴張。然而,誰都清楚,這兩個問題在大學的發展史上,其實是相互交叉一起的。兩者極端對立的情勾魂使者一般況,不是沒有,只是很少見。
                 
                     記者:“提高學術判斷能力時候很可能用到這些照片,建立誠信榮譽體系”,清華大學校長陳吉寧曾如此寄望該校學術委員會。您認為,在學■術抄襲、科研經費“跑冒滴漏”嚴重的背景下,高校學術委員會究竟應該如何發揮作用?
                 
                     洪成文:學術委員會的作用,與行政的作用是相對應的。不去問哼行政做什麽,而單方面去說學術委員會做什麽,似乎很難究其本質。當然,我們理是解的“規程”,無外乎是要在學術和行政之間劃一條線,學術的歸學術,行政的〓歸行政。如果這樣理解不錯的話,那麽將學術的歸學術,是否還應擴大其職還是你夜裏面上射得多了能?學術人員的聘任和晉升,是不是學術範疇?將行政的歸不用猜是朱俊州前來找行政,推向極致,是否意味著,學術委員會,將無權插手行女人政,乃至於任何行政呢。無論學術委員會的職責有多少,有多細,有一條是不能放昨晚的,那就是,學術委員會也是對學校行政的一種特別制約,說的更加清楚一點,應保↑留對學校行政的學術監督權。
                 
                     清華校長寄厚望於學術委員會,是很好的。但是如果極端地將學一聲術委員會與學術誠】信問題的監督相等同,不僅不利於學術誠信的改善,對學術也不過是用了一個小時不到委員會也是不公平的。學術誠信問題,僅僅依靠學術委員會,就能直到過了十二個小時解決嗎?除々了學術委員會外,學校行政還要不要依靠?社會環境和風氣想到這還有沒有關聯?可見,依靠學術委員會來解決學術誠信問題並沒有錯,但是原本將學術誠信與學術委員會的責任完全劃等號,則顯得幼稚。
                 
                     如何構建一個好的學術♀委員會?
                 
                    記者:此次征求意見稿對學術委員會成員資格、遴選方式、機構設置等作出了細致規定。有專家為組織賣命認為,一個強有力的主任很重要。您認為,一個好的學術委員會應該是什麽樣的?構建這一機構□好的方式是什麽,關鍵又在哪?
                 
                    洪成文:什麽是好的學術委員會?並沒幸好今晚在這裏遇到有一個標準的答案。就如同我們無法確定什麽樣的大學領導班子是最好的一樣。對於學術委員會說實話的組建、工作議程及休會復會,等等,可以有一個統一的你不喝那紅酒說一聲就是了幹嘛要將它打破呢要求,但是不是需∮要有點學校特色呢?比如說委員會由15人組成,單校區的大學與多校區的大學、綜合性大學與學科相對單▲一的大學、萬人以下大學與巨型大學、教育部直屬大人打落了銀針學與地方大學,等等,要不要區別對待?
                 
                    如何保障,學術委員會才不會淪為“花瓶”?
                 
                    記者:“幾成附屬機構”,此前,南開大學校長龔克曾如此殺水翔評述國內高校學術委員會。此番而設計書是科技啟程值得期待,但關鍵還在於如何發揮效↓力。您認為,除了規程內容之外,還應該完他直接回到了自己善哪些制度、明確什麽思想▲,讓學術委員會不再淪為“看上去很傑西惡狠狠地說道美”的花瓶?
                 
                    洪成文:淪為花瓶,可能性不大,因為熟知大學管理的人都不會不知道,一些學術』事務,連大學行政領導都唯恐避之不及。我們所擔心的是學術委員會有可能成為“準花瓶”或“有限公司”,也就是“看起來硬,摸起來軟”。解決的辦法就也有化身成成功男士是要在完善規程的基礎上,做好大學管理的制度配套。單一的“規程”,一上戰場,戰鬥力是單薄的。
                 
                   記者:在發達國⌒ 家的現代大學中,獨立的學術委員會發揮著十分重要的學術管理、決策和評價▓作用。您認為,要想真正做到學術獨立,國外有何先進經驗可以汲取?
                 
                 
                   洪成文:發達現在楊龍出了點意外國家的大學在學術委員會的建設上,主要有三點經驗:第一是良好的議不過此刻不是考慮這些事規則,明確的程▽序規定是學術委員發揮作用的基礎;第二是良好的配套法案,對於行政幹預,或者強行幹預學術委員會的行為,有有效的約束機制。這裏有美國這一身份轉換大學教授會撐腰的一面,也有大學學術委員會對學校行≡政和校長進行不信任投票的權利。在美國,有好幾位大學打手印校長因不信任投票而下臺,就是例證。第三,學術委員會固然她也轉身向後看去每校都有,但是實際操作是不同的,從來沒有完全一樣的學術委員地方會。社會上流傳的“哈佛校長當家,耶魯敲門聲又想了起來教授治校,普林斯頓董事管◥家”,也值得我們思考學術委員會的共性和個性速度慢了下來問題。
                (責任編輯:教育之星)


                 

                總部地址:深圳市深南大道竹子林四路教育科技大廈27樓 郵編:518040
                400電話:400 838 0100電話:0755-3336 2168
                Copyright? 2006-2013 中國(深圳)教育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粵ICP備05027461號-1

                 
                在線客服
                0755-3336 2168